從1985年底,國際原油市場形勢劇變,到1986年3月,作為國際原油市場價格標準的阿拉伯輕油基準價格,由28美元/桶跌至低于10美元/桶,1983年3月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以下簡稱“歐佩克”)倫敦會議通過的“減產保價”戰略失敗,歐佩克價格體制瓦解。時至今日,國際原油市場形勢更加惡化,7月北海油價一度跌破9美元大關。在此形勢下,人們對歐佩克的命遠甚為關切。本文試圖從討論歐佩克的目標和二十六年來它的目標變化及執行情況,著手探討該組織的前景。



任何一個組織,都是為了謀求一定的目標而建立的。而且目標執行得越順利,其成就也就越大。


那么,作為一個原料輸出國組織,歐佩克的目標是什么呢?該組織章程第二條對此規定為:“(A)本組織的主要目標應是:協調和統一成員國的石油政策以及捍衛他們集體的和個別的利益做出最佳的抉擇的辦法。(B)為了消除有害的和不必要的油價波動,本組織應找出保證國際原油市場價格穩定的途徑和辦法”[1]。此外,協助該組織工作的經濟委員會,則規定其目標是:“協助本組織在公正的水平上促進國際石油價格的穩定”[2]。


另一方面,歐佩克宣布成立時所發布的公報對其目標也作了明確說明。眾所周知,1960年9月歐佩克巴格達成立大會的背景是國際石油壟斷資本在1959年2月和8月先后兩次削減油價,尤其是后一次,成立大會的公報對此作了明確反映:“成員國實施中的十分必要的發展計劃,其財政來源主要依靠從石油出口中獲得;成員國在很大程度上依靠石油收入來平衡他們國家的年度預算;……石油價格的任何變動必然影響成員國發展計劃的實施”,因此,“成員國將要求石油公司保持他們的價格穩定,避免不必要的變動”[3]。

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目標與前景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簡單地將該組織的目標概括為:在公正的水平上,尋求國際原油市場價格的穩定。


六十年代該組織順利地執行了上述目標。我們知道,到1970年,歐佩克的石油價格其名義價格未變,保持了1960年8月的1.80美元/桶,這正好完成了該組織第四屆會議提出的“將原油價格恢復到1960年8月9日以前的水平”[4]這一任務,而這一點可以說是歐佩克目標在六十年代的具體化。


整個六十年代人們并不重視歐佩克,其原因在于該組織在這一階段沒有采取過重大行動,沒有觸動大公司,也未影響到消費國的利益。事實上,“在1973年以前的歲月里,歐佩克是個相對軟弱的組織,其定價的能力是極端有限的”[5]。此說也許有欠公允,不管怎么說,“歐佩克在一開始便實現了一項重要的目標:它防止了繼續削減牌價”[6]。



人們常說,七十年代是歐佩克的“黃金時代”。其原因在于該組織在這一階段制造了1973-1974年和1978-1980年兩次石油危機,標準油價被提高了近十九倍。


對于兩次石油危機的影響,人們論之甚多,本文在此不討論這個問題,而著力于探討這兩次危機中歐佩克目標的執行情況。


我們知道,在1973-1974年石油危機前,即1970-1973年9月間,油價曾由1.80美元/桶被提高到5.11美元/桶。不過,扣除通貨膨脹后,1973年9月的油價與1970年相比僅略有上升(請參見“1970-1973年石油價格”圖示)。當時,考慮到通貨膨脹對油價的影響,歐佩克1971年左右幾次調整油價,以抵消世界性通貨膨脹對油價的侵蝕[7],這一階段的提價正好完成了這一任務。而七十年代初的這種提價完全是根據當時情況,為實現該組織的目標而作的努力。如以1970年為基數,這種提價可以說尚是公正的。


“1970-1973年石油價格”圖示的兩次石油危機造成油價大幅度上漲的結果表明,它已完全違反了該組織的目標。如圖所示,即使扣除通貨膨脹后的油價已不是穩定,而是幾倍地增長。


如果我們再仔細剖析一下兩次石油危機中歐佩克的活動,則更能說明問題。1973年-1974年石油危機的導因是1973年10月第四次中東戰爭,同年12月22日歐佩克六個波斯灣成員國部長在德黑蘭開會時,伊朗國王召開記者招待會宣布將油價提至11.65美元/桶[8]。1987-1980年石油危機的導因是伊朗革命,西方產生石油恐慌,搶購石油成風,當現貨市場價格抬至41美元/桶時,1980年12月巴厘島的歐佩克第十五屆會議規定其標準油價為32美元/桶,油價上限為36美元/桶。比較兩次石油危機,我們不難看出,第一次石油危機在歐佩克內部并不存在統一的計劃,整個禁運、減產行動是由該組織的阿拉伯成員國一手造成的,造成油價大幅度上漲不過是由于禁運、減產而導致的即興之作,僅伊朗參加提價行動,而其他成員國則是附和罷了;如果說第一次石油危機尚有歐佩克幾個阿拉伯成員國統一行動的話,那么第二次石油危機其成員國則各行其是。當時面對現貨市場價格的不斷上漲,歐佩克無所適從,1979年3月第五十六屆會議通過決議,允許各成員國根據各自的具體情況提高油價。第一次石油危機尚規定了一個提價界限,而第二次石油危機中歐佩克已失去了對油價的控制,油價到頂后,它才通過一個價格決議。第一次石油危機是政治因素造成的,歐佩克部分成員旁觀,但行動中的成員尚處于清醒之中,而且“它(指禁運--作者注)與促使石油漲價是毫不相干的,……禁運只是要引起西方公眾對阿以問題的注意而已”[9]。第二次石油危機是由偶然事件促發的,這期間整個歐佩克昏頭轉向了。


分析七十年代兩次石油危機中歐佩克的活動,可以說該組織大幅度提價是盲目的,而且第二次比第一次更具盲目性,眼前的好處沖垮了長期利益,可以說它違反并拋棄了“在公正水平上穩定石油價格”的目標。

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目標與前景

從整個七十年代石油輸出國組織的行動中可以看出,除了早期那次提價執行了自己的目標外,兩次石油危機中的提價是違反目標的。如果從所得貨幣絕對數量這個孤立方面來看,石油危機中該組織收獲極大,七十年代確是它的“黃金時代”,但這個“黃金時代”并不是明智地執行自己目標的結果,而不過是違反目標的、由偶然事件造成的偶然之得,然則,卻因而帶來了后遺癥,逐步喪失掉該組織已一度掌握的石油定價決定權。



從1981年開始,油價出現疲軟,1983年歐佩克倫敦第六十七次會議決定將其基準油價由34美元/桶降為29美元,并規定日產限額為1750萬桶。面對現實,該組織減價減產,并在新的基礎上實行“減產保價”。它又恢復了過去的穩定油價的目標,不過這次穩定油價的前提與六十和七十年代早期完全不同了。


自第一次石油危機后,因油價高漲而帶來了世界性勘探活動空前活躍的結果,出現了一批非歐佩克的小石油輸出國;石油期貨市場的活躍以及石油對等貿易的流行,石油現貨市場的價格已完全不受歐佩克定價的影響,減產保價的結果是歐佩克已逐漸失去了一部分市場份額,特別是非歐佩克出口量的增加進一步使歐佩克既繼續失去市場份額,也越來越無法控制價格,從而導致價格體制的徹底崩潰,產油國之間終于爆發了價格戰。事實上,沙特阿拉伯石油部長亞馬尼曾多次向非歐佩克產油國提出警告,一再說明油價下跌的不良后果,希望歐佩克及非歐佩克產油國能互相配合控制產量以保持油價;但是并未得到積極響應,終于沙特阿拉伯在1985年第三季度末與幾家大石油公司簽訂了“凈回值”貿易合同,放棄作為減產保價浮動生產國的責任,石油產量也隨之上升。1985年12月油價開始暴跌,歐佩克價格體制瓦解,石油價格一瀉千里,從20美元跌至7月的10美元左右。


油價戰的直接原因,國內外學者們一般歸之于歐佩克“減價增產,保市場份額”的所謂“新戰略”[10]。但就我個人看來,歐佩克是否存在這個“新戰略”是值得商榷的。他們的根據在于1985年12月歐佩克日內瓦年會后所發表的公報中的一段話:“考慮到世界石油市場上過去和將來大概會出現的事態發展,以及歐佩克生產不斷下降的趨勢,會議決定,歐佩克將確保和捍衛在世界石油市場上占據同其成員國發展所需收入相一致的合理的一份”[11]。尤其是這句話中“合理的一份”幾個字。其實,會上成立的決定份額的六人委員會主席、委內瑞拉石油部長格里桑蒂會后對記者說,歐佩克以為市場“合理的一份”是每天1600-1800萬桶[12]。而當時人們估計該組織的日產量為1830萬桶[13],這已超過了“合理的一份”數額。不過在這以前和當時油價仍未大跌,可是時至今日也未見該委員會公布過具體生產限額,但油價卻大跌了。如有“新戰略”,其功用何在?


此外據報道,在1985年12月日內瓦會議上,阿爾及利亞拒絕進入六人委員會,沙特阿拉伯和伊朗也采取同一行動[14],而且伊朗石油部長禮薩·阿加扎德回國后在德黑蘭電臺廣播的一篇講話中強調,伊朗致力于維護石油價格[15]。所以,我們說歐佩克所謂“新戰略”是否存在是值得商榷的。

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目標與前景

事實上,亞馬尼5月25日在沙特阿拉伯電視臺的講話中指明了這次油價下跌的真正直接原因。他說:“在過去四、五年中,石油市場是由沙特阿拉伯維護的”,“沙特阿拉伯的行動(指放棄浮動生產國,實行凈回值計價--作者注)引起了油價暴跌”[16]。究其原因,可以概括為兩點:一是“亞馬尼本人為維護沙特阿拉伯作為世界價格保護者和捍衛者的地位--有時甚至不惜損害沙特阿拉伯的國家利益--而做出的長期努力已遭失敗”[17]。二是“石油收入日益減少迫使沙特阿拉伯動用外匯儲備,外匯儲備現在據說已經從1500億美元下降到1000億美元。這就向沙特阿拉伯王室敲響了警鐘”[18]。


因此,我們認為,此次油價暴跌并不是什么歐佩克“新戰略”造成的,而完全是沙特阿拉伯之所為。換句話說,沙特阿拉伯的目的在于讓歐佩克成員國和非歐佩克產油國嘗嘗油價戰是什么滋味,增產減價能否帶來更多收入。就整體而言,自從“減產保價”戰略失敗后,它已沒有什么目標可言了。



事實上,從目前到非歐佩克產油國、尤其是北海油田生產高峰期過后這一段時間里,歐佩克也許很難形成什么目標。


目前國際原油市場持續過剩,到非歐佩克產油國產量高峰過后的一段時間里,這種局勢仍難改變。面對這種情況,擺在產油國目前的路只有三條:一是維護目前現狀,既無法對油價做出任何決定,也不增產過多;二是各自為政繼續開展油價戰;三是再實行統一減產以促價格上升。


經過將近10個月的價格戰之后,不論是歐佩克還是非歐佩克產油國都各自受傷不輕,不論大小產油國石油收入都下降得十分嚴重;即使是對西方工業化國家來說,到目前為止也還看不到它們從低油價中得到了哪些好處。因此,第一、第二條路不論是歐佩克還是非歐佩克都感到有必要認真對待,特別是自今年來歐佩克歷次會議均邀請非歐佩克產油國參加,從而加深了彼此了解,已共同認識到價格戰繼續下去,必將導致油價再次下跌。或許正是出于這一考慮,歐佩克8月14日日內瓦會議在最后階段終于做出減產350萬桶,從9月份開始試行兩個月的決議。歐佩克的決議公布后,油價跟著上升,目前保持在14-15美元左右,而非歐佩克產油國也多表示支持配合減產。


就目前來看油價似乎可因此穩定在15-17美元左右的水平,而歐佩克似乎也已有可能繼續執行其減產促價上升的政策。顯然歐佩克這兩個月的試行減產的成功與否不僅將涉及歐佩克這一組織會否進一步崩潰,同時也將決定油價能否繼續穩定;即使歐佩克此次能順利執行決議,但鑒于過去年多來減產保價的失敗,其中仍包含一系列有待解決的問題。倘若油價在兩個月內可以穩定下來而不至于下跌,那么在冬季來臨時(今年冬季氣候也可能比去年冷)刺激需求而油價上升的話,歐佩克成員國會否仍然遵守決議所定的產量限額,而非歐佩克是否會乘機大量增產以爭奪這個不可多得的冬季銷售時機。


即使歐佩克減產促價上升成功,但是它和幾年前的性質也已不同了。幾年前歐佩克尚有能力決定價格,而目前歐佩克幾乎只能聽任國際市場的價格,在非歐佩克產油國的生產能力下降之前,歐佩克已很難恢復到它在七十年代時的日子了。因此在正常情況下,即不發生某種突發事件的情況下,擺在歐佩克面前的路,要保持價格穩定則是非常崎嶇的。


但在另一方面,不論歐佩克或非歐佩克國家乃至于各主要工業國的政府卻又希望有一個穩定的油價,以便它們能有計劃地發展經濟,在未來的日子歐佩克將扮演什么角色將決定于其本身的團結和非歐佩克在產量上的自我克制。


九十年代以后,或許包括九十年代一段時間,歐佩克也許能重執油價之牛耳,但其條件是世界石油探明儲量不變,石油在能源消耗中仍屬舉足輕重,不過那時的歐佩克與現存的組織可能面目全非了,而且它必須有一個明確的、持之有恒、行之有效的目標。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