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城市發展理念是新技術變革與城市發展新挑戰的共同產物,其本質是用技術的手段賦能城市,重塑城市的發展模式。如今在全球范圍內都如火如荼開展的“智慧城市”建設,其發展熱度也可以用數據來證明。全球第二大市場研究機構MarketsandMarkets發布報告稱,2018年全球智慧城市市場規模為3080億美元,預計到2023年這一數字將增長為7172億美元,預測期(2018—2023年)內的年復合增長率為18.4%。


在中國,“智慧城市”也早已遍地開花:超過95%的中國副省級城市、76%的地級城市,總計超過500個城市都在布局智慧城市建設。中國城市的方方面面正在經歷著全面的智慧化改造,迎來新的發展形態。其中,交通作為城市的“命脈”,自然成為了智慧城市建設落地的重要一環。隨著城市化進程的推進和機動車數量的快速增長,城市道路交通壓力不斷增加,各種交通問題凸顯,智慧交通的發展成為改善交通狀況的迫切需要。


與此同時,在巨大的市場先機面前,眾多科技巨頭也紛紛搶灘入駐,比如阿里巴巴、騰訊、華為、京東、滴滴等。各家各有所長,憑借自身的優勢爭相在激烈的競爭中分一杯羹。不過從2018年開始,在智慧交通的賽道上,平安的身影開始引人注目,并逐漸有換道超車之勢:平安智慧交通已與全國20余個城市展開40多個項目合作,并在深圳、廣州、南昌等城市完成標桿試點。那么它是如何做到的?


平安憑什么能在智慧交通賽道“彎道超車”?


智慧交通的“前世今生”


智慧交通并不是憑空產生的概念,它的基礎是智能交通。從智能交通到智慧交通,是交通理念上的一種升級。


僅從定義上看,智能交通指的是通過對交通信息的實時采集、傳輸和處理,借助各種科技手段和設備,對各種交通情況進行協調和處理。而智慧交通則是依靠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及人工智能等多種信息技術,實現對城市軌道交通、公交系統和高速公路的智能化管理。


簡單來說,“智能”的重點是使用數字化設備和技術對交通情況進行人為調節;而“智慧”則強調技術只是工具,人的要素才是核心。智慧交通不僅需要數字和信息,還要融入人和車的因素,以人為本,利用交通為人們打造更加便捷舒適的城市環境。從智能到智慧的轉變,賦予了交通更多的人性化因素。


因此,在整個智慧城市體系當中,智慧交通面對的是并不是單純的交通狀況,而是一個“社會-技術”系統,要解決的問題實際上是社會不同群體、不同行為主體之間的利益分配與調控,以此實現真正意義上對交通資源的均衡分配。


例如,用AI平臺規劃行車路線可能導致少量用戶多繞路,以便讓更多人更快到達目的地;又如,打車軟件的盛行可能加劇城市交通擁堵,美國交通專家布魯斯-夏勒的一項研究結果表明,提供打車服務的汽車約有45%的時間處于空車運轉狀態。也就是說,有很多沒有乘客的空車在繁忙的街道上行駛。


也正因為如此,對于已經入場的科技巨頭來說,雖然借助技術手段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交通狀況,但是如果忽視了具體場景下人的因素,就無法從根本上解決交通社會問題,智慧交通的建設也就是空談。


場景能力讓平安換道超車


智慧交通的重點是實現智能化管理,而要實現智能化管理,毫無疑問首先就要判斷清楚具體場景下的交通痛點。


首當其沖的痛點就是道路擁堵。國內一二線城市無一不在忍受著道路車輛負載的問題。從行車慢到停車難,都是讓有車一族頭疼不已的“城市病”。《2018年度中國主要城市交通分析報告》首次對全國50個主要城市的交通健康指數進行了系統測評。結果顯示,一線及省會等大型城市的交通健康指數普遍較低:全國361個城市中,有61%的城市通勤高峰時處于緩行狀態,有13%的城市處于擁堵狀態。而傳統的治理方式收效甚微,相對被動,且一直沒有形成系統化的治理方案。


平安憑什么能在智慧交通賽道“彎道超車”?


同時,令交警格外頭疼的,則是無法準確高效地識別違法行為,特別是在沒有監控的視野盲區,取證過程將耗費大量的人力,判罰結果也很難做到沒有爭議。另外,事故處理的效率和模式,又同時鉗制著著交警部門和保險公司。在這兩方未到場的情況下,車主要承擔定責定損的相應義務,無法快速撤離現場,一方面增加了二次事故的風險,同時也會讓原本就惡劣的交通環境雪上加霜。


這些具體場景下的交通痛點要求運營商不僅在技術、數據、資金上,更要在場景上具備足夠的勢能。在這一點上,平安無疑走在了前列。對比幾大科技巨頭,阿里的“城市大腦”致力于打通城市數據管道,發掘數據背后更多價值;騰訊依靠固有的強大社交基因做“連接”;華為以硬件起家,幫助城市打造“神經系統”。


而按照平安智慧城市-智慧交通事業部總經理金國新所說,平安相比之下更加專注于場景下的服務。平安如今已經形成了金融、醫療、房產、交通、智慧城市五大業務生態圈,都是其科技落地應用的現有場景。這是大部分中國乃至很多世界企業都不具備的場景優勢。在金融、醫療、養老等生態圈服務經驗的基礎上,疊加人工智能、云計算和區塊鏈三大核心技術,平安構建了一套系統的、全面的智慧城市方法論。


具體面向智慧交通,平安深耕車險三十年,已經構建起業內規模最大的“5大汽車出行數據庫”,車主服務量每年超過6000萬,對交通行業和市民出行場景有著深刻的理解。因此,在破解交通痛點上,平安有著獨特的優勢。基于這種優勢,平安在智慧交通的發展上實現換道超車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智慧交通要以人為核心


現代管理學之父彼得·德魯克曾經說過:“城市之所以吸引人,就是因為它能讓人擺脫強制性和限制性”。城市不只是鋼筋水泥的堆砌,而是以人為本,有情懷、有溫度地服務社會、服務市民。因此,智慧城市的建設雖然離不開先進的人工智能技術,但絕不是簡單的技術的堆砌。人的價值判斷、對城市運行邏輯的掌控才是技術背后更加關鍵的基石。


平安基于自身的場景化能力,在智慧交通一體化解決方案中,更容易實現對交通需求的精準管理。比如為了解決“小事故、大擁堵”的難題,平安將圖像識別技術和視頻通話結合起來,助力深圳交警上線“輕微事故遠程視頻處理平臺”。以前,市民遇到交通事故都需要等待交警到達現場取證定責;現在,涉事司機只需掏出手機,即可與交警進行視頻通話并在其指導下對事故現場進行拍攝,真正實現“報案‘0’門檻”“撤離‘0’等待”。


平安憑什么能在智慧交通賽道“彎道超車”?

事故遠程視頻處理平臺有效解決了“小事故、大擁堵”的難題


如今在深圳,超過70%的輕微交通事故通過遠程視頻處理平臺受理,日均處理量約500起,事故平均撤離時長從40分鐘減少到5分鐘,最快2分鐘即可完成撤離,極大緩解了交通壓力。同時,平臺還通過統一的渠道與深圳各家保險公司進行數據共享,幫助保險公司實現快速定損和理賠,將“便民服務”覆蓋到交通事故處理全流程。


此外,平安智慧交通還通過對車流采取事前管控、精準預測、智能疏導等手段,實現道路最大通行量,實力治“堵”。2018年4月,平安智慧交通在深圳東部景區正式上線預約通行平臺,助力交警在2018年“五一”假期及8月暑假期間有效調控了景區高峰車流,平均提升車速12%,擁堵指數下降44%,擁堵警情創近三年新低。


平安憑什么能在智慧交通賽道“彎道超車”?

預約通行是通過“互聯網+AI技術”實現交通需求精準調控,有效緩解交通擁堵


平安智慧交通一體化平臺在提升效率的解決方案中,還充分體現了先分析再優化的互聯網產品思維,比如同樣是“堵城”,洛杉磯和莫斯科的擁堵原因肯定不同。不同城市,交通擁堵的解決方案也不同。


“要學會用技術和數據而不是立場去問問題——我們為什么要做這件事?什么時間做這件事?怎么做這件事?”金國新提到。


基于此,平安會先融合各方數據,給出城市交通承載力的標準數字;其次,繪制路網全息圖,利用AI+數據進行堵點預測和交通組織的優化方案;同時,進行交通供需資源匹配,在承載力飽和區采取交通需求精準調控,在未飽和地區進行紅綠燈信號調控、路網組織優化、誘導分流等手段解決城市擁堵。


城市大了,人口多了,但人們追求美好生活的理想從未改變。在接受記者采訪的過程中,金國新反復提到了這一點。


未來城市的交通可能超越你的想象。代替人眼做出剎車決定的是雷達,人們乘坐直升飛機或個人飛行裝置上下班,在你所經過的所有道路上,綠燈只為你一個人亮起。即使智慧的方式千變萬化,方向卻只有一個——打造更加美好和便利的城市生活。


關于平安智慧城市:


平安國際智慧城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平安智慧城市”)是平安集團旗下專注于新型智慧城市建設的科技公司,也是平安智慧城市生態圈的主要建設載體。


平安智慧城市以“智慧、智理、智效”為建設理念,依托人工智能、區塊鏈、云計算等核心技術,構建了“1+N”智慧城市平臺體系,圍繞“優政、興業、惠民”三大目標,以1套“智慧城市云”平臺有力支撐N個智慧城市板塊,包括智慧政務、生活、交通、醫療、教育、環保、法律、社區、養老、農業、城管等。


至今,平安智慧城市已與全國超過100個城市以及多個“一帶一路”共建國家和地區展開合作。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